首页 / 新闻 / “用牙齿,听声音”黑科技 帮助单侧耳聋患者重拾信心

“用牙齿,听声音”黑科技 帮助单侧耳聋患者重拾信心

我是一名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也是一名单侧听力损失人士。2020年初,我被诊断为“听神经瘤”,在做完切除手术之后,我的一只耳朵听不见了,这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单侧耳聋”,在工作和生活中给我造成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挫折。机缘巧合之下,我接触到了一款用牙齿听声音的新产品,它帮助我重拾信心,回归我心爱的手术台和高品质的生活。

【征兆】不明原因的听力下降,没有太在意

起初,我先是出现了耳鸣的状况。当时的我,以为只是平时身体劳累,或者是因为感冒咳嗽才出现耳鸣,休息下就可以改善,也就没当回事。

后来,我发现平常听音乐的时候,听不大清歌词;做外科手术的时候,听不清楚同事们的交流。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我的听力开始逐级下降,类似70%、60%、50%这样下降。

当时所有医生给我的答案,我是感音神经性耳聋,没有什么特别治疗,最多尝试一些药物治疗,我也没太在意。

【病因】脑部发现听神经瘤做切除手术

2019年12月,我出现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头晕。这个晕眩,不是一般性的疲劳,是一种平衡无法掌握的情况,不能站起来更加不能行走,持续的时间很长,有十几个小时。

而后,华山医院的医生告诉我,我有一个听神经瘤,根据瘤体大小和我的年龄,建议手术治疗。并且告诉我,这次手术可能只能保面神经不保听神经,也就是我的听神经将会丧失。我自己本来也是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从医者专业性的建议来看,确实只有这种治疗手段。作为同行的我也没有可什么犹豫的,就果断同意手术。

[困境]听神经瘤手术后只耳朵听不到,工作、生活巨变

手术后,我的一只耳朵听不见了,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手术工作中,我无助和懊恼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在手术过程中,与护士、助手的沟通非常重要。然而由于一侧听不见声音,使得手术的进展十分困难。做手术时,我通常习惯站在病人的头端侧,其他助手和护士都在右侧。手术室的环境音比较复杂,包括呼吸机、监护器、手术器械等等声音。手术过程中,我常常听不清同事的声音,一直问相同的问题,这让我十分懊恼。

开会讨论时,我紧张和茫然

开会讨论病例,大家发表意见的时候,我就听不清大家讨论的内容。而且进入到会议厅,我尽可能坐在领导的右侧,因为我左耳没问题,生怕领导点名,没有听见。当同事在我右耳和我说话时,我会不自觉地把头扭过去,把左耳贴在靠他近的地方,场面非常尴尬,连会议的内容压根也没记住多少。对于本处于职业上升期的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该何去何从?

听人说话时,声源失去了方向

生活中也会碰到非常多的困扰事情。有时候找不到手机,太太让我拨打电话,通过手机铃声找寻,拨通之后我确实听到了铃声,但明明就在身旁的手机,我却误以为是在隔壁房间。还有在医院、小区,经常别人与我打招呼,我却无法判断声音来源,造成很多尴尬。

聆听音乐时,也不再像原有的美妙

尤其是在开车时,在歌曲播放的同时,导航的声音就会听得很模糊,就更别提车内其他人的交流,更是听不清楚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就连我最爱的,仓木麻衣的《Key To My Heart》歌曲,我也无法很好地欣赏。

与原本高品质的生活说再见,发感觉到自卑

在车内,与人交流及听导航时,无法听清。在外面聚餐,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我更加听不清楚了。我本是一个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就连基本生活我都无法正常维持,我又该怎么办?久而久之,我就有一种不想见人的自卑感。

以前最喜欢的吃饭、聚餐、唱歌,我更加排斥。渐渐地,我用各种理由推辞掉同事和朋友的邀请,变得独来独往,我的朋友和朋友们都说我手术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初体验]机缘巧合接触“牙骨传导”初次效果十分惊艳

幸运的是,这一切困难在一次巧合之下改变了。2020年5月底,在机缘巧合下,我了解到有一项“牙骨传导”技术可以改善我目前的这种情况,当即就联系厂家进一步了解该项技术,并且表示想体验一下牙骨传导产品。

随后厂家就安排专业人员给我试听体验产品,当时我为了更好的体验这款牙骨传导产品的有效性,就直接用小拇指把自己左侧的耳朵(听力正常一侧的耳朵)堵上,那时候是完全听不到别人说话声音的,那天下午我戴了这款牙骨传导产品,当时竟能听到别人说话的声音,别人和我的对话,还有在右耳边手指摩擦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对此效果我感到十分惊艳。

作为一名医生,通过我专业性及敏锐性的观察,当时我就决定购买这款产品。不久,我就成功得到了这款牙骨传导产品。

[新希望]开始慢慢打开自己 生活也有了新的希望

“若有若无”的特殊口感

佩戴牙骨传导产品的这几个月来,我在一点点的熟悉它。初期是有一些不适,尤其是口内机戴在口内时有一种明显的异物感,就像口里含着一颗糖一样,当时取机时听力师就给我解释过这种佩戴的异物感对于部分产品用户来说是一种正常现象,需要一定时间的适应期。经过这段时间的佩戴,我现在能戴着这个产品吃东西,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现在就像戴眼镜一样,要是不戴,还不习惯呢。当然有时候,遇到一顿美食大餐,为了更好的享受过程,我也会取下产品之后再进餐。

差耳侧的声音又听到了

我自己可以很明显感觉到的,差耳朵这边的听声障碍问题解决了,别人站在我的差耳朵这侧小声说话时,我是可以听的很清楚的。在做门诊的时候,患者在差耳朵这次说话,沟通没问题了,之前总是很紧张,担心遗漏一些重要信息。而且在做手术过程中,与护士、助手的沟通非常顺利。

声音来源也可以确定了

另外,对分辨声音的来源方向的问题基本上也没了。平时医院同事在身后跟我打招呼“黄医生,早”,此前常常不知道是我身后的人还是旁边的人说,现在同事和我打招呼时,我可以很快转过头知道谁和我打招呼,从一度焦虑走向了健康开朗。

更加让我更开心的是,随着佩戴产品时间长了,在一些嘈杂的环境中,我也能成功分辨是谁在哪个方位与我说话。这让我十分惊讶产品效果。

音乐环绕的感觉又回来了

前两周,我跑去歌剧院听最喜欢的歌曲《Key To My Heart》,戴上这款产品后,也回归到像之前那样能够感受到的立体声效果,有环绕的感觉。

朋友聚会又重启了

在个人生活方面,我也开始慢慢打开自己,开始去约老朋友重新聚会聊天,参加朋友的派对,开启美好的新生活。朋友也说曾经的我又回来了。

[总结]原来自信的我又回来了

总体来说,自从戴上这款牙骨传导产品之后,虽然它的效果不能和我手术前相比,但是对于曾经一侧听力完全丧失的我来说,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已在我意料之外。更重要的它让我不再像之前那么忧虑,总担心遗漏和别人沟通中的信息,现在我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的社交沟通,它帮我找回了原有的自信,找回了原有的社交方式,找回了原来的我。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